我爸提出了六个条件

时间到了今年7月,眼瞅着11号楼已经竣工交付,相应的道路、管网配套急需施工。

张安房,因为自制喷火枪,养藏獒,防御强拆数年不动摇,被称为蚌埠“最牛钉子户”,闻名全国。

采访中,记者见到了一份由蚌山区公安分局出具的答复:关于开门修路事宜,街道已经承诺;办产权证事,张家要提供原有房屋的相关证件;调换房屋一事,当初房屋选择是张自己确定的,所以不能再给调换;对张的拘留逮捕一事,由法院裁定,公安机关、检察机关执行法院的规定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2012年3月15日,张安房走出了看守所。也就在这一天,开发商九通房产公司给了他家四套新房和两套二手房,用于安置张母和张家四兄弟。

岳母葛玉珍今年已经80岁了,老伴去世后,一直和下肢瘫痪的儿子王金祥住在一起,女婿张安房住进来,也算是给家里有个照应。

葛老太的房子是两层楼的自建房,据称面积有80平方米,同样坐落在如今的华美嘉园小区,原本与女婿张安房家的自建房相邻,大门正对着如今的11号楼,相距不过10米。

当天,张安房和妻子、妻妹一同被“请”进班房,罪名皆为“妨害公务”。这是他自2011年10月被刑拘后,再度身陷囹圄。

2005年蚌埠市蚌山区棚户区改造,因为不满拆迁,张安房安装摄像头,自制汽油喷火枪,养了11条狗,开始了武装保卫房屋的漫长生涯。

针对张安房的条件,区政府、街道、社区、开发商,可谓伤透了脑筋。博弈之间,当地公安部门也难以置身事外。

很显然,对于岳母家的这套自建房,张安房有着自己的主意,并获得了家人的支持。

2011年10月25日,张安房被刑拘,因为两年前,他用砖块对抗行政强拆,还砸坏了挖掘机。

而张安房,因为长期蜗居在这间自建房里,致使他的命运再次发生了改变。

2013年8月1日,对于张安房和岳母一家来说,是惊心动魄的一天。面对挖掘机的靠近,防暴警察的威慑,开发公司的环伺,凭着围墙、液化气瓶、火把、烈犬和红缨枪,在弥漫的辣椒水喷雾中,张安房不要命地挣扎、抗争着。

7月28日上午,挖掘机再次进入11号楼周边施工,但再次无功而返。张安房当时对司机说,这是开发商的事情,你我之间没必要闹得肢体受伤,司机一听走了。

四周高楼新宅纷纷拔地而起,它的存在显得尤为另类,被拆除似乎难以避免。

张楠,张安房的女儿,今年22岁。她说自己从13岁起,就一直习惯和见证着父亲的抗争。

“今年以来,开发商、政府多次来谈外婆家房子拆迁的事,我爸提出了六个条件,说答应了就拆。”张楠拿出了一张纸,“这是我爸亲手写的。”

因为多年来身体不好,尤其是腰椎间盘突出,不能上下楼,从看守所出来后,张安房选择住在了岳母家。

尽管,自家的自建房难逃拆迁的命运,可是他的房屋保卫战,仍没有结束。

“他们说是清理垃圾,挖管网的,我爸不信,认为他们就是来拆房子的,放了两条狗吓唬他们,挖掘机挖了两下,就撤了。”张楠描述道。

但葛老太没想到的是,今年8月15日,它的房子是以那样惨烈的方式消失的。

7月27日上午,九通公司的一辆挖掘机出现在11号楼前,张安房带领家人再次打响了房屋保卫战。

毕竟房子已经拆掉了,在旁人看来,张安房的钉子户生涯该告一段落了。